TiAmo

感谢各位的关注(鞠躬)

蛋糕

本文为大三角

请注意避雷

不喜勿喷






夜幕忍者是在无意之中闯入飞臂侠布置的派对房间


尽管是无意的,但是他看着这绿油油的装饰还是不免有一点想逛逛


“忍者们,你们在这里呆着,我在这里巡逻看看”找了个完美的理由之后,夜幕忍者开始在房间里面漫无目的的散了起来


怎么散呢,散步,眼神涣散,手好像也是被抽掉了力气,一般不断的摸,但是又抽回


“……”


房间里都是同一种色调,这对夜幕忍者来说相当无趣


“真搞不懂那个家伙怎么这么喜欢绿色?……壁虎,爬行类动物?”


无聊,自己刚才好像还干了某种很幼稚的事


夜幕忍者涣散的目光突然变得坚定,像是有了目标,他锁定了远处的一个东西


“这是”夜幕忍者刷了一下就跑了上去,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蛋糕:“他的蛋糕吗?”


什么鬼问题啊?


夜幕忍者丝毫不在意自己刚才说出来的幼稚问题,他更在意的是面前的蛋糕好不好吃


伸手沾起边上的一个奶油块,用舌头舔了一下


“好甜……”脱口而出的一句话,直接让夜幕忍者的占有之心膨胀了起来


“忍者们”夜幕忍者拍了两下手,忍者们听话的向他这边跑来


“把这个蛋糕端走,哦,对了”


戴着面罩的他笑了笑,指向天花板的那些彩旗


“扯下来,留下你们的脚印”


有意而为之,他想和这只小壁虎多谈谈心而已(?)


见面次数要增加了~


……


“康诺,你知道我想办的是蜥蜴主题派对,而并非是方大师的……”


“我知道,但是真的很酷哎”


“……”


面对面前牢牢抓在地上不肯离开的猫,葛瑞只想趁着自己还在愤怒的时候给他一拳,就正当理由讲了


而艾玛亚则是哭笑不得的看着两个人


什么小情侣啊,这么磨人(?)


终归还是在葛瑞的一声叹息中,把康诺从展示窗拉走:“这几天是我生日,方大师主题留到后几天再来讲可以吗?”


葛瑞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还是比较温柔体贴的


简直就是个男妈妈


而康诺也因此捡了个大便宜(?)


当然这种男妈妈形象不会保持太久


“……”


屋子里面的一片狼藉让人心生恐惧与此同时还有愤怒


“哪个缺德干的?”


夜幕:啊啊啊,啊湫


葛瑞有些心疼的捡起地上的彩旗,那是他花费了好几天才布置好的东西


“……”


葛瑞其实并不在意这些,他更在意的还是他自己耗费了好久才做好的蛋糕


当然,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蛋糕也没了


“……”葛瑞显然有一些伤心,微微垂下头


一旁的康诺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这种心情,只是火上浇油的讲,要不要把蛋糕什么的换成方大师主题


“康诺!”艾玛亚对此时有些不满:“你没看见葛瑞很伤心吗?”


“……没事”葛瑞的目光有些涣散,从而注意到了桌底下的脚印


“这……”


〈直接跳到晚上的对戏〉


夜幕忍者思索着,不知道该自己许什么愿望


自己早日拥有这一切?还是期盼着能再次合作掌控世界?(罗:你特么觉得我会愿意?)


看着面前的蜥蜴蛋糕,夜幕忍者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绿色的小家伙


那就许这个


愿望刚从内心念出,正准备吹蜡烛,一阵烦恼的音乐声传来,不得不将这个“神圣的仪式”给打破


“?!那些穿睡衣到底在干嘛?”


〈跳到第2天早上〉


“生日快乐,葛瑞!!!”


葛瑞应声吹灭蜡烛,露出了微笑


“谢了伙伴们!”


康诺看着重新办起来的生日会,心里总是有一种过意不去的感觉


“抱歉啊,差点搞砸了你的生日”


“……”葛瑞摇摇头,随即从自己抓了一大把气球中拉出两个不一样的颜色


“给你!”


两个蓝色的气球飘飘荡荡,上面黑色的印记显得非常清楚


“!”








好了,干不下去了

真的就没有人对我这个文手说点什么话吗?

(提问箱没有任何一个问题)

开始发疯

真的好喜欢葛瑞

你们说一个内八字,而且会电脑程序,做很多很多漂亮的东西,并且并且精通各种游戏(家里面有很多游戏机唉),有的时候甚至还很0(哭)的小英雄超可爱的好不好?(而且个子又比同龄人小)

再看上去简直就像典型的isfp(超级可爱的好不好)

夜幕忍者我真的开始看不起你了,当时你为什么就不上上去呢?!!

快点超市他,查他学历,爆炒他!!!!!

还有你,康诺,你为什么也不上呢?!!!!!!

(开始恨铁不成钢)(上下乱跳)(有些不正常爬行)(停下,开始吼叫)

葛瑞!!!!!!!!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了,发疯文学完毕

猫头鹰雕塑

此文为月鹰

请注意避雷

不喜勿喷






月之女躺在月光巢里的床上,反复打量所谓的“月亮雕塑”


月亮上的藤蔓清晰可见,纹理相当的清楚,月球上有一只降落的猫头鹰,它展示着它的翅膀,像是刚降落一般,又或者即将飞起


月之女有一些伤感的描绘着那道羽毛,那是如此优美协调


像她的羽毛一样……


“我在想什么?!”月之女慌张的给自己脸上拍了两下


距离猫头鹰女强迫答应给自己雕塑的时间只剩下两分多钟了


月之女等的有些不耐烦,索性把时间提前


“好了,我等不下去了”月之女高傲的从台阶上一步一步缓慢降下来:“小鸟,请给出你的选择,是给我呢,还是不给?!”


月光磁出现了,猫小子和飞臂侠更加痛苦


温度正在下降,他们只穿着睡衣,根本不扛冷


“不!”这一举动吓着了面前的小鸟,艾玛亚疯狂的打击着屏障


紫光的效果在月之女面前显得有一些亮,她不得不眯着眼睛看着面前这位小鸟


艾玛亚的冷汗顿时就流了下来


她只是想要回她的东西,这并没有错


“……”


月之女知道猫头鹰女正在思考,她索性蹲下来把玩着手上的月光磁


紫色和黑色正在相交,中间的白色控制着它们的走向


猫头鹰女的注意力彻底转移到了月之女身上


也许是注意到了视线,也许也是等不耐烦了,月之女迫不从容地站了起来:“你考虑好了吗?”


“嗯……”


“我决定把它送给你,只要你肯放了我的伙伴”猫头鹰女指着后面的发飞臂侠和猫小子


“我答应你~不过得要再确认一下,你真的答应把它给我了”


月之女的警惕性比猫头鹰女预测的还要高


骗是肯定骗不回来的了,只能屈服


“它……是你的了……”


语气突然的转变:“现在该做出你的行动了,放了飞臂侠和猫小子”


……


这句话迎来的是沉默,很明显的看出月之女正在思考


猫头鹰女的潜意识里是月之女不可能会放了他们俩


实际下来的情况也差不多,猫头鹰女已经转身走向鹰机了


“停下”


月之女伸出手,透过罩子,现得略微有些凄惨


“我……”很明显语言组织没有组织好,情急之下的发话开始引起一股小小的尴尬


“?”猫头鹰女已经准备好上鹰机了,听到这话,飞翔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


月之女有一些紧张的玩弄大拇指,显得有些不安


……


“你们俩在搞啥啊?!!”猫小子忍不住了:“月之女你答应要放我们的,你现在是要出尔反尔?!!!!”


月之女:……****


刚准备好的语言组织一下就被打乱了,月之女也是相当愤怒


“你这只死猫给我闭嘴!!!!!”


温度再次下降,猫小子的牙齿已经在打颤,无法再继续讲出话语来


无形的压力顿时给到了猫头鹰女的身上


“我知道你可能会猜得到我接下来说什么”月之女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一点点不太对劲,但为了自己的一丝颜面,还是在硬撑着讲话


“所以我不打算放你的同伴了”


猫头鹰女听到这句话和往常一样表达失落之感,最后准备回到鹰机里时,飞臂侠发出一声尖叫:“猫头鹰女!”


猫头鹰女本能的反应回过头便看到了那一阵紫色的光芒,身体的应激反应促使得她跳了起来,一脚踢走了月之女手上的月光磁


……


“好身手”月之女有些从容,仿佛期待着猫头鹰女打败她:“我认输,还给你了”


温度回升,飞臂侠和猫小子逐渐能行动起来,他们活动活动了拳脚,便冲出月光罩,给自己的伙伴欢呼


“……”月之女当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像是……另一种东西操控了她……


月之女恍惚的抬起一只手,反复展开收紧,看上去像是在做滑稽的康复训练


……


猫头鹰女显然是察觉到了月之女的不对,推开了周围的同伴走上前去


“……你……”


“?怎么不庆祝了?”


……


猫头鹰女抿了抿嘴唇,握紧了手上的猫头鹰雕塑


她突然有一种想把这个东西转交给对方的念想,而且怎么掐也掐不死,怎么打也打不散


……算了,给她就给她吧,就算是给自己积德了


“咳咳”


“?”月之女的注意力转到面前的人身上


“月之女,我决定……”猫头鹰女的口吻显得有些严肃,拉长的音调总是让人觉得她在保持冷静,或者说是装着非常冷静


“我把猫头……月亮雕塑送给你了”


这个称呼改了个口,变成了月之女口中的那个月亮雕塑


“但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吗?”


……


沉默有时等于同意,猫头鹰女也欣然的讲出了这句话


“过了一段时间,你要把它赠送给其他人,可以吗?”


月之女接过雕塑,缓缓的点了个头,但手却在身后比了个背叛的手势


身边飘的蛾子们也瞬间懂得了主人的意思,纷纷飞回月光巢


“那再见了……”


“再见……”









写不下去了,要吐了

一个手势是我最近在刷一个国拟太太(别ky,操)他手书中里面有的一个手势,评论区里面讲这是背叛的意思,之后呢,又看到了这个手势

我:月之女你有点逊啊……这么欠打……

好了好了

不清不楚的磕点请get到

妈的,文章没了

中秋快乐!!!!!!

不要当我死了,我还在写文,并且还写的很长,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写完


以及可能要跳圈什么的……

T:这孩子大半夜趴床头盯着你……

p2

“我操!”(从床上弹了起来)“祖宗,大半夜的,别吓我!”

探,男,18岁,身高170,0

T:打开他的浏览器!(见小字)

“呃……兄弟……”(面露难堪)“我并没有想到你是这种恶趣味的人……”(叹气)    探,男,18岁,身高170,0

T:如果,我家oc和你家oc分手后当了你家oc的家教(我oc不知情)[见小字]

“哈?不是……”(走过去开门)“我都跳级把所有的课程都给上完了,怎么还有……你干嘛来我家?”